寧夏紀委監委網站
首頁 > 2019版 > 廉政教育 > 廉政藝苑 正文

廉政藝苑

華彩詩章見證新中國七十年輝煌歷程——讀詩選《我親愛的祖國》

稿件來源:人民日報 發布時間: 2019-08-06 | 打印 | 字號:TT


《我親愛的祖國: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朗誦詩選》(李少君主編;中國言實出版社出版)

  《我親愛的祖國》具有鮮明的時代藝術風貌和思想價值,在詩與史對話中涌動著一代代詩人系念祖國的拳拳之心。

  中國古代詩學認為“詩”與“史”相統一。明代唐元竑說:“詩自有史筆,所謂簡而且詳,疏而不漏。”最突出的代表當屬詩圣杜甫,其“三吏三別”等詩作體現出強烈現實關懷。可以說,所謂“詩”“史”統一,就是以鮮明現實性和詩史對話形式展現時代社會的具體風貌——詩選《我親愛的祖國》顯然可以納入這一書寫傳統。

  《我親愛的祖國: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朗誦詩選》共選詩70首。入選詩歌有郭沫若《新華頌》、賀敬之《回延安》、舒婷《祖國啊,我親愛的祖國》這樣的名篇名作,也有徐高峰《航母贊》、吳治由《中國天眼》、李文山《復興號,開往沂蒙的春天》這樣緊隨新時代的作品。全書試以詩歌方式展現偉大新中國的編年史,70首詩篇對應70華年,用詩歌見證滄桑巨變,許多重大節點在詩歌文本中得以體現,飽含深情的語言抒發著人們對偉大祖國的衷心祝愿。

  詩與史的對話,首先指詩歌的藝術風貌具有時代性。《我親愛的祖國》所選錄的詩歌,都深深根植于時代話語中。從開國大典“我們最偉大的節日”到“四個現代化”口號的提出,從吹響改革開放的時代號角到香港回歸、國產航母試航,每一首詩的意象都具有鮮明時代烙印,每一首詩都是一段不可磨滅的時代記憶。“中華人民共和國/在隆隆的雷聲里誕生。/是如此巨大的國家的誕生,/是經過了如此長期的苦痛/而又如此歡樂的誕生”(何其芳《我們最偉大的節日》),詩人用詩歌記錄歷史變遷,讓詩歌見證新中國從屹立東方到不斷富強的歷程。

  《我親愛的祖國》的時代藝術風貌還體現在不同時期的獨特語言風格上。創作于上世紀50年代的《回延安》明顯受到民歌體影響:“手抓黃土我不放,/緊緊兒貼在心窩上。//……幾回回夢里回延安,/雙手摟定寶塔山。”(賀敬之《回延安》)作為知識分子詩人代表之一,駱一禾創作的《麥地——致鄉土中國》技巧繁復,與時代詩歌藝術手法持續探索密切相連。

  除具有時代性的藝術風貌以外,詩與史的對話還要求詩歌具有鮮明的現實關懷。對詩選《我親愛的祖國》來說,這種現實關懷體現在關注現實、貼近人民的創作傾向上。大到新中國成立、火箭發射,小到士兵生活、游子鄉愁,詩歌抒發的情感都與現實密切相關。詩人們歌頌新中國的國旗:“旗啊,你莊嚴又美麗,/就像剛開放的花朵一樣;/你是英雄們的鮮血涂染,從斗爭的烈火里鍛煉成長。”(嚴辰《國旗》)贊美鋼鐵般的軍人:“只要有祖國的概念,只要和平與愛情,/我們軍人的意義就會永遠/在大地上流傳,綿綿不絕。”(劉笑偉《朱日和:鋼鐵集結》)他們抒發著對祖國的熱愛:“祖國,我是你日夜奔涌的河流/每一滴水都攜帶著幸福的閃電/如果不是因為愛/我怎么會從自己的胸膛/劈出長長的河流”(康橋《祖國,我是你日夜奔涌的河流》)。這些詩歌沒有沉溺于狹小的私人世界而與廣闊現實相關聯,只有這樣的詩歌才能更加貼近時代呼吸,成為歷史敘述的感性注腳。

  70年滄桑巨變,新中國依然年輕;70首華彩詩章,見證新中國前行的每個腳印。《我親愛的祖國》在詩與史對話中涌動著一代代詩人系念祖國的拳拳之心,是一份獻給祖國母親的可貴禮物。(寇碩恒)

>>><<<
买六肖赔多少